学员视角

<返回

红色的守望

2013-05-20

 就像花儿凋谢却不凄凉,因为它曾有过美丽的绽放;就像鸟儿飞过无痕却无遗憾,因为它曾有过悦耳的歌唱;就像夕阳西下却不惆怅,因为它曾放出最美丽的光芒。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景象呈现眼前,夕阳带着她最后一抹嫣红静静地洒在江面。只见残阳落处,江水微波粼粼,远处渔舟唱晚,天际倦鸟投林,田中农夫归家。于是飞落的思绪也便如诗人焚烧的诗稿,载着夕阳殷殷的血焰与昨日挥手告别。当西边的天空只留下最后一抹淡淡的胭脂色,那习习的凉风牵着薄薄的夜幕,悄悄地飘然而至。

暮色初降,鸟儿扑腾着翅膀发出的归巢啁啾声、晚风拂过稻浪发出的沙沙声、父母唤孩子回家那熟悉的声音缠绕在一起,谱成了一首夜幕的序曲。夜色愈发浓郁了,在这黑夜里,无论是云淡风轻、馨月无痕,还是云笼雾罩、夜色沉沉,大自然就像一张恬静的网,沉淀了尘世的浮躁,过滤了人间的喧嚣。夜,很静很静,在这样深邃的沉静中,可以感受到窗外星空下发生的一切:一只黑猫闪过窗檐,只见两点幽绿的光芒;一辆汽车驶过马路,只闻树叶沙沙作响;一阵凉风吹过,惊起几声犬吠……或是惧怕了这黑夜的寂静,虫儿开始焦躁地鸣叫着,给这寂静的漆黑的夜晚增添了一丝的生趣。沐着夜色,总能让思绪如断线的风筝漫天自由地飘飞。暮色屡屡勾起悠悠往事,这世间已沧海桑田,无数次寻寻觅觅,却再也寻不到儿时的纯真,曾经拥有的辉煌与失意如青烟般随风而逝,只留下了对昨日的零星记忆……白驹过隙,唯有“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抬头望去,零散的星星,偷偷地向人间窥视,似乎静静地陪伴着寂寥的黑夜与人们。如果说树因浓郁而苍翠,花因色彩而娇艳,那这漫漫黑夜,因有了北斗的坚守而不再那么的难耐。

等待是一个甜蜜又痛苦的过程,期盼日出更是让人满怀喜悦与焦急。在沉重如铅的漆黑夜晚,当浓雾遮住视线,等待日出就成了最富有诱惑的希望。就像母亲腹中的婴儿不经过十月的等待无法唱出宣告生命开始的第一声啼哭一样,此时此刻的太阳,正在锅似的夜晚的孕育中。

在这躁动不安的期盼中,天色渐渐地变亮,东方的地平面上先是露出了鱼肚白,然后在混沌中出露出云霞的轮廓,太阳渐渐地啄破了黑夜的蛋壳,探出半个头来,像个害羞的小姑娘张望着,接着像是被谁猛推一下,突地跳了出来,顿时,天地相接的地方如一片熊熊火海,天地间霞光四射,阳光从云缝里射下来,像无数条巨龙喷吐着金色的瀑布。大地迎来了崭新的一天。

当朝阳把她金色的光芒洒满大地,一切恢复了生机盎然的样子。微风乍起,湖面细浪跳跃,搅起满湖碎金;鸟儿站在枝头快乐地说唱着;街道上又出现了行迹匆匆的人们。新的一天在人们匆忙的脚步声中塌开了心路……

 

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地税局 郑玉伟局长